面對他們,我不懂,那股災難式自我毀滅的力量何以能主控整顆大腦,整個心靈,整副身體?憎恨別人的同時也恨自己,揚言該去死一死的啊。靈魂怒吼著悲傷與悲憤。我不懂,因為其實每個人都有恨的權利和理由。而我也相信這世上真的有一群比較幸運的人跟不幸的人。假如為了保護自己而必須以自我中心搭建起堡壘,然後斥責別人,責難別人,歸因於千錯萬錯都是因為別人對不起我,然後任意地攻擊跟傷害其他無辜的人,再大聲嘶吼「我沒有病,我不是病人。」輪番上演失控暴力的情景。在精神科急性病房內,難道還能是犯人嗎?我亦時常懵懂,若是人,不是病人,(我多想凝視),可以是怎樣的人呢?

我問自己,假如我也經歷類似的苦難,慘狀,不幸遭遇,難道我能不恨或不怨嗎?難道我能像現在第三者那般淡然,甚至心中因為毫無想像力而迷惑嗎?

Sigma Flu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Dec 31 Mon 2018 19:12
  • 相見

又一年終,我同樣在值班中度過。隨工作越來越繁忙,也越來越有理由怠惰,逐漸丟失用文字記述與反省的能力。以往我通常會在生日時流水帳地寫下一年裡發生的重要事件,或看了哪些好書及好電影。今年我沒這麼做了。因為彷彿不再有意義。自從我的一部分,隨我放下楚漢史研究後,像雪融消逝而去;某一部分,卻默默地踏上另部作品裡某位主角的路。或許,多年來心裡縈繞數個故事,都是為了寫自己也說不定。而一股積聚於胸坎,狠狠壓抑著,極度渴望解放的力量,會在多年以後長成什麼模樣,能否真的完成故事,現今的我缺乏想像與努力的態度。

事實上這一兩年間,多次打開這空白待填的頁面,手指擺上鍵盤準備敲打滿溢出來的情緒與滔滔不絕的心聲,而我總是猝然停止,沒有勇氣將連結到自身真實人生,占了大部分故事寫下來。從開始便只想當個在虛構故事背後的操刀手,完整地隱藏自己。然後,日復一日生疏,我便像斷了聲帶的鳥,鳴不出,卻徒勞地追尋永不完成的曲章。即便到此刻,腦海裡依舊盤旋「難道我還要再揭露這些嗎」疑問的念頭,恐懼與阻抗頗深。

Sigma Flu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開始,學習日文就是為了研究張良。聽起來理由有些詭異,但我想當明白日本人有多認真研究楚漢相爭時,便一點也不奇怪了。

最近由台灣商務印書館出版的《秦漢帝國:始皇帝的遺產》,作者鶴間和幸同時也是名專攻中國秦漢史的學者,書裡拮採眾多近十多年中國文物出土及考古成果(許多仍未發表),佐史書以深入淺出的方式編寫(古文皆有白話翻譯),跳脫今日中國挾以服務政治的史觀需求,中華民族的集體概念,立於一個均衡綜觀的視野透視過往僅由史書文字建構的時空,逼近古人所見所思所用所造,讓我們更貼近窺孔去想像秦漢當代人的生活。

文章標籤

Sigma Flu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讀這本書前還不認識韓寒,當然更不可能知道他是中國紅得發紫的作家,不管職業或興趣都會讓聽的人不禁發出哇一聲,年紀落在三十到四十區間。以四位數字為書名的比如「1949:大江大海」,便以為「1988」寫的該是1988年的事,至少主角人生中某個重要的時辰一定跟1988有關。讀第一段便馬上意會自己上了韓寒的當。哪門兒西元1988?跟主角有關是沒錯啦,但那是他愛車的名字。一台載他與另名女子橫越長途公路的手工老爺車。

我未詳讀過他的其他作品,無從比較書裡獨特的語言形式是否是韓寒造語的常態,但無疑地它立刻捉住我的眼球。人物對話不用括號的小說。從故事的第一個字到最後一個字沒有中斷,無章節,僅用跨行的方式轉換段落,連接非常流暢,整體就像是1988這輛車本身,穩穩地行進著,聽著從汽車音響傳出主角醇厚的嗓音,描述他如何在旅程的初始便與惹憐的妓女相遇,二人隨之相伴,聊各自的故事,帶著童年和少年的回憶與曾經青澀浪漫過的愛戀,去尋那已化成骨灰,待他行赴歸途的朋友。

文章標籤

Sigma Flu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以二週發一集的速度,一集去頭去尾不過十分鐘左右(也許更少),從第一集至今,距離約定結尾的六十集只剩三集而已。

身為張良的coma粉,過去當然沒放過秦時明月《諸子百家》,甚至為此玩過課金手遊(可以把張良養在手機裡,天天用愛訓練他、澆灌他,多美妙),但因為他的外型設定非我菜也(特別是頭頂那把公雞尾巴是怎麼回事???),人物氣質也與期待落差甚遠,於是逐漸淡忘他的存在。等到數年後小良初問世,青青子衿,儒雅靈動的模樣,才又讓我追起這部從溫世仁筆下轉孕而出到已經不曉得轉去什麼地方的動畫。

文章標籤

Sigma Flu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翻開大眾心理學叢書,甚至不用翻到內文,序言裡就可讀到勉人學習打開『第三隻耳朵』的字句。似乎懂得聆聽『言外之意』是橫走江湖必備的武功。這種拐彎抹角的習慣,必須歸咎創造並使用我們語言的老祖宗,他們天生以迴避『直疏胸臆』為美德。畢竟自古同時做到『犯顏直諫』又能『壽終正寢』的人,必須具備天時地利人和的特殊命格,可遇不可求,否則下場如何悽慘,就無需再向各位詳加說明了。不過千萬別誤以為中文含蓄的底蘊,只是人們為求避禍,免於文字獄所玩的文字遊戲。早於數千年前,詩經便透露『賦(直述)、比(譬喻)、興(聯想)』的概念,混合象徵與借代等手法,偷渡赤裸的感情。如同『情景交融』的字裡行間,寫景亦是抒情的道理。
 
文章標籤

Sigma Flu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r 26 Sun 2017 23:11
  • 旭日

  明治三十九年,日清戰爭後十二年,大山健一郎不久將從帝國大學醫科大學畢業。留學德國的醫學博士後藤新平從臺灣回抵日本,準備三個月後接任南滿洲鐵道株式會社總裁事宜。

  此時,健一郎獨自站在宿舍的衣櫃前,愣怔盯著吊掛的西服,腦海盤旋白天教授講授臺灣痢疾防治的內容。

文章標籤

Sigma Flu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由於作者讀書有限,且無任何心理或精神分析相關的專業訓練,若用字與任何學派或理論的字詞相同,卻意義相左,請忘卻學術原意,並原諒我輕率的假借與挪用。

 

文章標籤

Sigma Flu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認識李柏青是從歷史小說開始,後來成為他FB的粉絲,是我心中難得臺灣土長的歷史小說高手(雖然他已經很久不寫歷史了齁)。這部《歡迎光臨康堤紐斯大飯店》大概是臺灣近年推理小說開枝散葉後,其中的佳作吧。如果把臺灣書店裡讀得到的推理作品做粗淺劃分,歐洲血統(與子血統),美國血統,日本血統,其它血統,每種血統都有自己的內涵以及寫作方式,而李柏青這部新作不僅奠定自己的風格,也是臺灣推理走出自我特色的其中一個定錨點。成熟的文字與書寫結構給人明快且不拖泥帶水的感受,謎團設計約略透露作者的本格基因。他以四位主要人物的視角切入謎面,帶領故事邁向謎底,過程以接力的方式呈現,四人分別是觀察犯罪為樂趣的業餘偵探,遭退職的刑警,姊弟戀律師和珠寶大盜,他們因各自或淺或深的關聯,陰錯陽差同時捲入一場暗殺活動,二名死者各懷鬼胎,纏繞婚外情與得不到的愛戀,牽涉CIA與傳教士,結合環評與土地開發議題。作者豪氣的端出全餐,將場景設在臺灣的心臟,坐擁平易近人山水美色的日月潭湖畔:Lake Candidius─the candidius hotel,要讓我們讀者享受到有吃又有得拿的樂趣。

故事結構(扣除楔子與尾聲)共四章,大致符合啟承轉合的安排,第二章作者甚至做了大膽的文字嘗試,以中文字表現大量的台語日常交談,刑警與流鶯的氛圍成功透過語言形式,在極短的篇幅中塑造出來。如果聽過李柏青講偵探的品格,那對於偵探福爾泰與華醫生的設定肯定會心一笑,福爾泰過度戲劇化的性格忠實反映偵探內在必須具備令人厭煩又有些可愛的「缺陷」,猶如他的原型,不斷被重新詮釋的福爾摩斯,不管是柯南貝克街的亡靈裡的偵探,還是BBC利用現代偵查方式辦案的天才,他們的靈魂通性皆存在一種不流俗於世的怪,而且怪得很哲學。

文章標籤

Sigma Flu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平:各位聽眾朋友晚安。

邦:嗨,大家好久不見。

文章標籤

Sigma Flu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